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  中央新闻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浙江最富的鄞州区主政官员落马,宁波官场余震未消

据宁波政商界人士透露,褚银良被查或与干预插手工程有关。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宇轩

宁波官场震荡还在继续。

5月7日,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宁波市委原常委、鄞州区委原书记褚银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浙江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这距离他在2021年11月卸任刚好半年。

1

褚银良(图片来源:“鄞州发布”微信公众号)

差不多的时间,宁波市发布一季度经济数据,鄞州区GDP总量640.1亿元,反超余杭,居浙江省第一。但这一切已经与褚银良没什么关系了。曾主政鄞州——宁波乃至浙江省最富区域4年之久的褚银良等来的是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事发前,关于他的各种传言不断。有一种传闻称,他或将调往安徽履新要职,但与此同时,有关他被查甚至投案自首的消息也在坊间流传。

据宁波政商界人士透露,褚银良被查或与干预插手工程有关。

坊间早有落马传闻

仅仅就在一个月前,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周江勇被检察机关以受贿罪提起公诉,追究其刑事责任。

巧合的是,褚银良主政的鄞州区正是周江勇的故乡,也是周江勇仕途起步的地方。2001—2002年间,周江勇曾在鄞州区出任副区(县)长,在鄞州政界,周可以算得上是褚的前辈。2021年8月,周江勇落马。巧合的是,同年10月,褚银良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的消息就在当地流传。

消息传开后,褚银良开始频频出席各种公务活动,关于他的报道也屡见当地报网,各种举动营造出一种高姿态迎击“谣言”的感觉。

熟悉褚银良的宁波政商界人士说,当时的褚银良表现得问心无愧,坦荡如砥。

“记得去年11月中旬,还未卸任鄞州书记的褚银良周末也不休息,上午调研区里的乡村振兴工作,下午马不停蹄率相关负责人去多地督查全国文明典范城市创建。”据当地官场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活动期间,区里的宣传部长全程参与陪同,之后不少鄞州官员纷纷转发这则讯息。

至11月下旬,宁波市政府发布通告,包括鄞州区在内,8个区县作出了新的人事任免。至此,褚银良不再担任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褚银良卸任常委后,“有关部门正在查他”的消息越传越广,但也有传言其即将调往安徽就职。

不过,卸任后,褚银良并未离开公众视线。2022年4月初,褚银良依然以“有关领导”的身份全程参与了宁波“两会”,此举让外界对他的所谓“背景”“靠山”更是浮想联翩,殊不知,这时的褚银良早已是厝火积薪,5月7日,来自浙江省纪委的“官宣”给这些揣测与猜想画上了终止符。

媚上钻营,干预插手工程或是“导火线”

余姚自古文风昌盛,人才辈出,褚银良就出生在余姚南部四明山麓。据官方公开的简历,褚银良15岁便进入天津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1987年,他从天津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宁波建委工作,后来更是被组织一路拔擢,担任过浙江宁海县县长、县委书记,宁波市副市长等要职;2017年8月,褚银良出任宁波鄞州区委书记,正式进入宁波常委序列。

主政宁波经济最繁荣、地价最高的辖区,风头一时无两,但褚银良也受过组织处分。

2019年4月,生态环境部通报宁波7起典型案例问责情况,宁波市相关区县未经审批违法实施7个填海围垦工程,违法围填海1.03万公顷,已经履新的褚银良(时任宁海县委副书记、县长)受到了一次党内警告处分。

一位在鄞州区参与工程项目的商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讲述初见褚银良的印象:为人处事高调张扬,并不像一般党政干部那般循规蹈矩,恪守礼仪。“在一项目的奠基剪彩仪式上,他现身时嘴上叼了烟,一旁还有工作人员捧着烟灰缸。”这位商人回忆,当时关于褚银良的廉政问题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精力旺盛,善于媚上钻营是社会上对褚银良的评价。在当地官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他去北方某城市公差期间,听闻某部委领导在此疗养,立马放下手头工作,赶去探望该领导。

关于褚银良落马的原因,外界议论纷纷,流传较广的一种说法是,他插手了工程项目。

据通达当地政情的人士透露,2019年末,有中间人带着一软件公司负责人找到褚银良,托他在宁波某国企的采购项目上打招呼,褚银良当天要赶赴北京参加公务活动,但受托后当即打电话给该国企负责人交办此事,之后褚还在市区某高档酒店宴请了这位中间人。后来,该软件公司在竞标中获得了较高的技术分。

褚银良被查前夕,一名自称是其侄子的褚姓商人还在承揽鄞州政府工程的“中介”服务,甚至有外商通过这名褚姓商人引见,试图接触褚银良本人,腐败背后滋生的“裙带效应”不言而明。

据公开资料,褚姓商人与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被立案的宁波坤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密切相关。该商人通过名下公司与坤九投资公司达成合作,间接持股成立了坤九新思路创业投资合伙企业。该公司多次被牵涉进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案件,实控人还曾被限制高消费。

宁波官场余震未消

在褚银良被查之前,宁波官场已有多名官员接连落马。

2021年5月,宁波市轨道交通工程建设指挥部(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一级资深经理(副厅级)庄立峰被查,此前褚银良曾在该公司出任总指挥。

同年6月,宁波市海曙区委原书记褚孟形被查;7月,宁波市东钱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冯灿焕被查,浙江省委省政府原副秘书长、接待办原主任张水堂被查;8月,宁波市鄞州区司法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徐光耀被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副书记马晓晖被查,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被查。

而张水堂、马晓晖、周江勇均是从宁波官场走出,且在后续晋升后仍对当地官场发生影响的官员。

“基层的虫蝇苍蝇要见一个拍一个,群众切身感受到的小微权力都要关进制度的笼子,让苍蝇不敢飞不想飞也不能飞。”2020年底,在农业农村部举行的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发布会上,鄞州“三清单”运行法榜上有名,褚银良在会上大谈基层廉政监督方式方法创新。讽刺的是,仅仅过去一年半后,这番慷慨陈词徒增些许浮夸色彩。

褚银良落马后,宁波市委常委会专门召开会议,传达浙江省委和省纪委监委对褚银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要求全市各级领导干部要把褚银良案作为警示教育的典型案例,时刻保持坚定清醒,始终做到依法用权、秉公用权、廉洁用权。

责编:姚坤 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av在线免费网站,边摸边吃奶边做3p视频,av网址网站